从疫情爆发两个多月了,我在思考一个问题,乞
家常菜资讯
四季湖北网
武汉美食
2021-01-14 05:54

未做调查只是一点推测,以前我也好奇乞丐从那来的?又去哪里?他们家里人呢?

第一次了解到乞丐的家庭是我2006年做民政工作的时候,实地调查一危房,因房屋已倒塌,房主就靠着断墙搭了一个半米高的塑料膜棚,你没看错,半米高,只能象狗一样爬进去。

按政策,维修费肯定该拨,当时的政策只有几千块钱,主要还是老百姓自己出钱维修,名额还紧张,村干部一脸苦笑说钱不够,这个人既无钱也不会出力修,走访了解才得知此人极懒,好像是未到年龄的准五保户,有兄弟姐妹但是谁也不管他,有田不种,家里能卖的锅碗瓢盆都卖去换酒,民政给的补助一到,先喝几天酒,钱用光了就到县城要饭,房子倒了都懒得正经搭个棚,就弄个半米高的狗洞,可见有多懒了,如果这维修款拨下来,肯定他又会去潇洒喝几顿饱酒,绝不会用来修房。

才知道这就是乞丐的家,虽然房子刚倒了,但是有家,有户口,有亲戚酒友,还领着民政救助的!后话是后来只好违反了一点政策,上报情况后多拨了一些,钱也没按政策给他本人,拨给了村上,村上再贴了些钱,村干部出力给他另外修了间小瓦房,过几个月我去验收一看,屋里全是屎!这人拉屎都懒得出门!

第二次接触乞丐就是这两年的精准扶贫,有一低保户,小时候被父亲打傻了,不太会说话,母亲早跑了,后来父亲也死了,很早就列为了低保户,所以收入达标其实不计算为贫困户,但是这人老跑,经常不知道跑那去流浪几个月才回来,也许算是他行万里路的人生追求了~智力虽然低下不过他还是知道回家的路,只是回来不会收拾家里,房子中央竹子都冒出来顶到瓦了,他就睡竹子边也不砍,这又是一个真实的乞丐的家。当然在这次精准扶贫中肯定是不允许家中还长竹子的困难群众,所以也是给他修了屋顶,地面做了硬化,刷了墙壁买棉被之类,村干部还得定期给他打理庭院免得藤蔓杂草把房子淹了。

说这两个事情说明什么呢?就是这些神秘的乞丐就是真真实实的村民,他们有家可回,有低保收入吃得上饭,疫情期间看不到他们了,自然是回家了,也许这会儿闲情来了还在耕做,至于城里赌博倾家荡产了,遇上变故突然流落街头的,就不知道了。

写完了后最后加一段,个人觉得真正让人心酸的,一是几十年前的农村,确实普遍贫困,田里的东西卖不出什么价钱,还要交粮缴款,缺劳力的家庭或者遇上天灾日子过得和乞丐没什么两样,没穿过好的,吃过好的,那时候来城里讨吃的一般居民都会给点米,讨一次又能撑段时间,有些大老远来城里卖个几毛钱的小东西,有时候还卖不出去,自然舍不得也没钱吃饭,伸手要个馒头或者捡东西吃很正常,他们是临时的乞丐,社会造成的要饭,不是他们懒,没志气,2005年开始全国取消了农业税还开始有粮食直补等了才算是根治了种地越种越穷的问题,广义上的乞丐已经没有了,不过直到2016年,我还遇见过大山里出来卖鸭蛋的农民,一天就只舍得吃了一块钱的东西,卖了二十几块坐船坐车就用了十块,回去又没剩几块钱了,很让人心酸。二是现在被子女抛弃的农村老人,他们失去了劳动力没有养老保险,有子女也不符合享受低保五保条件,进不了养老院,说不定有很多老人最后是被饿死的,这种老人大家还是应该献爱心能帮助下就帮助下,三是智力残疾和智力低下,智力低下在农村很多,说他是痴呆又不完全是,也不懒会跟着人种田,就是种不出来,禾苗和野草都分不清,教他拔草能把禾苗都拔了,这种扶贫是永远扶不起来的,有些还会找个傻子媳妇,再生一大堆傻子,这个完全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