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
特色美食资讯
四季湖北网
武汉美食
2021-01-12 18:00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此话大谬!蟠龙菜也,钟祥亦名卷切,乃中京安陆府之名菜,虽同为湖北佳肴,却非鄂东之产,亦不为鄂东之人所识也,奈何称之武汉名菜焉?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上图.做成吃不起样子的卷切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中京安陆府,乃前明置称,今为钟祥之地,本为安陆州,嘉靖由此成龙,十年升安陆府,治长寿县,设中京承天府,位同顺天府、应天府,又御赐长寿县以“钟祥”之称,取钟聚祥瑞之意也。我大清顺治三年,复改安陆府,隶湖北布政使司,乃荆襄之地也。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上图.肥厚的麻城肉糕,一般很少有黄蛋皮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明时人好猪肉,然皇统为朱姓,讳猪也,民间唤猪为豚,不敢明食其肉,尤以封地为甚。百姓遂捣肉为糜,混米面蒸糕状,乃食之,谓曰:“肉糕”。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然肉糕天下寻常矣,如麻城、黄陂、赤壁、荆州所常见,远可见于河北。唯钟祥之卷切天下之殊也,此乃明时之御供,明皇之宴肴也。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上图.卷切的一般做法

蟠龙菜武汉名菜,我认为非常难吃,是我有问题还是菜真不好吃?

肉糕多鱼,卷切多肉,其味大异。观其成形,卷切呈条,形似萝卜粗细,肉糕呈饼,有甑笼之大也。

烹之,卷切多薄切若毫米厚,上盘蒸食,谓曰:“压桌菜”,或入蒸格,与大菜同上。

肉糕则无甚精求,甚是粗犷,乃大块厚切,大块煎、炸、煮、煨,与锤鱼、鱼圆同烹,不一而足也。

然卷切肉香绵郁,鲜美细腻,肉糕则肥厚弹软,鱼味更甚,二者各有千秋。

民间有闻,武宗十六年崩,正德无嗣,乃命“兄终弟及”,寻孝宗子嗣,复觅一人为皇,时有竞者多人,曰:“先入京者为帝,后入京者称臣”。

然钟祥路远,距京几千里也,翼王路近,距京几百里也,兴王垂叹,恨不如人近水楼台,可先得月也。

有相士度其难,进言曰:“可行暗度陈仓之法,府中尽摆宴席以痹之,真身扮做囚徒,民不敢阻,官不敢拦,轻车简行,风餐露宿,火速入京!”

兴王大喜,乃纳策,然其贵为王爷,锦衣玉食,恐不受风餐之苦,破绽于外。遂举城求一物,曰:“是肉不是肉,吃肉不见肉”,限三日见果,否则尽屠城中庖厨也。

上图.未切开的卷切,形似玉米面制品

三日终,有庖厨姓詹者献一物,形似窝头,里如粗面,可呈盘挂,藏于袖内饮食,是之“吃肉不见肉”。

问之何物,曰:“豚肉成糜,鱼肉刮茸,混以淀粉,裹以蛋皮,蒸熟而成”,是以“是肉不是肉”。

兴王大喜,品之,鲜美无比,有鱼、豚脂香,又有膏腴丰美,实乃绝味,遂厚赏詹厨,怀此物扮做囚人,果然一路入京也,是为世宗嘉靖皇帝。“蟠龙菜”亦由此得名,取“蟠龙登天”之说。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已过五六百年矣,今味源千百,食资缤纷,多饱食者,终日翩翩兮盘键之间也,竟至妄语“蟠龙菜为武汉名菜”、“其味甚恶”也,呜呼!无言矣!

但问何谓美食,乃大油大爆,市侩之食呼?乃山椒重辣,鼎沸之食呼?乃洋夷粗调,陋炸之食呼?乃日啖泡面、辣条、火锅,谓之人间珍馐呼?浓味重口,坏尽味蕾,怎可品卷切之味韵哉?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饮食滋味,养于山水之间也,荆襄之地,水网纵横,鱼米丰饶,致有猪鱼并合之菜,此为风土乡情也,岂可比之于难调之众口?渝人火锅,沪上可喜之?浙人苋菜梗,川人可喜之?楚人臭鳜鱼,北人可喜之?滇人牛撒撇,蒙人可喜之?京人老豆汁,全国可喜之?

味源大千,乃民物之纷呈也,应作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