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名韩国老板,街头潮人,认为这是首尔的东大
网红美食资讯
四季湖北网
武汉旅游资讯
2021-01-06 16:54

80多名韩国老板,街头潮人,认为这是首尔的东大门

去年11月初,荣蓉向江钰源服装店提出销售申请。接下来的一个月,韩国老板蒋玉元跟着重庆女孩在汉正街附近吃遍辣锅外卖。刚开始的时候,江钰源热得眼泪都流出来了,现在,她最喜欢的一个,是最火的一个。54岁的江钰源不喜欢吃辣,不会说中文。来到汉正街后,学会吃辣只是她需要做的第一个也是最简单的改变。

2019年8月底,占地约5.6万平方米的韩国馆在位于汉正街的尚云武汉国际时装中心开业,该中心号称经营着国内最大的韩国时装批发市场。包括江钰源在内的80多位韩国大佬来到汉正街。现在这个地方被网友称为武汉东门,女生们分享她们在小红书的购物经历。对于这些韩国老板来说,来武汉一年多了,惊喜和困难一样多。

“好看”和“不懂”是蒋震元能熟练运用的两个中文词,但足够她在汉正街做生意了。

顾客从试衣间出来,江钰源跟他打招呼,帮顾客整理衣服,吹嘘“好看”“好看”。如果客户想和她多说话,她只能挥挥手,“我不明白”或者“我不明白”。

客户小林得知老板是韩国人后,甚至和江钰源沟通。她把手放在腰线上,用英语形容是“胖”,把手缩小了,说“漂亮”。江钰源明白了,帮她挑了一件新的黑色修身连衣裙。

有个客户想便宜买最后一顶贝雷帽,就找江钰源核实最低价格。她把帽子和计算器递给江钰源,江钰源打出“100”。我也不太清楚,就把帽子上288元的价签拿了出来。姜媛做了个“OK”的手势,表示“100元卖了”。两个来回,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敲定了帽子的价格。

2019年8月,54岁的江钰源放弃了在韩国东大门30年的服装生意,来到汉正街。不会说中文,一个陌生人,这些都不是姜媛来韩淘金的障碍。在东大门做了30年生意后,她见证了东大门从一个当地的线下服装批发市场,变成一个国人聚会的服装贸易中心。"我们每天在东大门接待的顾客有一半以上是中国人."虽然我们对中国不熟悉,但我们熟悉与中国人做生意。

进入汉正街以来,江钰源的生意一直不错。"一件衣服在韩国可以卖,十件在中国可以卖."她还邀请刚在美国完成学业的孩子来武汉帮她管理生意。但是创业因为疫情按了暂停键。直到去年9月,被困韩国的江钰源才匆匆赶回武汉。这一次,她回来退货。

不甘心,后悔等百感交集,包裹在姜媛身上。她来武汉并没有给自己退路,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只给了她四个月的试水时间。

她在多佛路下了出租车,街上挤满了人。拎着购物袋让商品经过她的人,拉车师傅喊她“让路”。喧嚣让姜媛觉得有些恍惚。她拿出手机,记录了多福路口的人流,发给在首尔的老公。她在视频里哭了:“我还有机会,我要再战。”

招、购、购,江钰源店复业,客流迅速恢复,带来意想不到的人气。

去年10月,有女生拿着颤音视频跑到姜堰店问“你是不是IU的同一个服装店?”看到不会说中文的江钰源,粉丝们认定这就是店。

十一假期的最后一天,一位去汉正街买东西的顾客顺手为姜媛的服装店拍了一段视频,贴在颤音上,介绍韩剧《德鲁纳酒店》的同一段,强调“老板是韩国人”以证明是正宗的韩国服装。

据媒体统计,《德鲁纳酒店》年,女主角IU平均7分钟就换了一个模样,比剧情还好看。虽然江钰源和粉丝解释说“店里的衣服和IU不一样”,但是款式差不多,并不妨碍来打卡的年轻人试穿下单。

连续一周,江妍每天接待20多名粉丝。他们跟着“IU同段”,这

让初来中国的姜姃沅感受到,“粉丝文化”和“短视频带货”在中国的影响力。

这场抖音视频的助推,让她萌发了在中国做网红的想法。“等全球疫情结束,我的丈夫和孩子也会来武汉陪我,到时候我也要拍视频做网红”。

拍视频——成为网红——为自家衣服带货,是服装批发者们2020年“又爱又恨”的一件事。

相比姜姃沅的初来乍到,韩国老板许珠燕已经算是半个中国人了。她的抖音账号认证为“一个在中国生活了15年的服装女老板”。为了开拓华中市场,在广州、杭州等地拥有15家服装店的许珠燕拿下了汉正街韩国馆的两家商铺,主打韩国设计师原创品牌集合店。

许珠燕用“看似一帆风顺”形容自己在中国的服装事业。而2020年,遇上了整个服装批发行业的寒冬。

困境之下,许珠燕和她背后的团队,开始融入让她“又爱又恨”的直播洪流中。“虽然会流失一部分零售商,但好处是,全国的采购商都可以通过直播看到我的货了。”

除了自己出镜做主播,许珠燕还和一些网红主播合作带货,保持每周都有一场的直播频率。在抖音平台,许珠燕是拥有近3万粉丝的短视频博主,她会结合热门韩剧讲解穿搭技巧,而她每次出镜时的搭配也会被网友追问购买链接。

疫情之前,许珠燕每个月都要往返首尔,与韩国设计师团队商定服装细节,这样的来回奔波受疫情影响取消后,许珠燕反而更累了。“相比往年,2020年的不确定因素更让人疲惫。”

感觉更累的,不止是许珠燕。

自去年4月初从上海返回武汉后,李美淑只给自己放了三天假——因为签证问题,她必须要回一趟上海。而其他时间,她都守在店里。“不敢休,我要盯着生意。”

来汉正街之前,李美淑在上海做服装设计和包包生意。招商团队邀请李美淑来汉考察,街头的人气让李美淑惊讶,“人们放下手中的过早碗,能马上进入工作状态,”随着上海生意日渐疲软,李美淑决定来武汉试一试。

挑选商铺,大家抢着要电梯口的旺铺,李美淑却选了4楼的尽头。很多时候,顾客走不到李美淑的店,就扭头上了5楼。但这样的选址思路,是李美淑的刻意为之。

批发市场里,最不缺的就是喧嚣。吵闹的音乐夹杂着热烈地讨价还价声、吆喝声,人来人往又让时间多了几分仓促。李美淑想在批发市场里拥有一间安静的店面,这样顾客才能静下心看衣服选包包。

店员倩倩形容老板李美淑“优雅、有耐性”,但李美淑自己却说,过往一年她的内心兵荒马乱。

李美淑闲不住,每天熨烫衣服、拍新品发朋友圈、接待顾客,在一天10个小时的上班时间里,她鲜有休息。没有顾客时,她就到汉正街上的其他商场里看看,“到底是真的没有顾客,还是只有我的店没顾客”

“汉正街上的人,都是这样走路的”,李美淑把中指和食指当做两条腿,在桌上模仿行人步履匆匆。

和姜姃沅、许珠燕一样,她来汉正街之前,不知道汉正街的故事,看重的只是这条街上的以及这座城市的人气。去年12月中旬,汉正街上的服装店内,2020季冬款已经开始陆续下架,2021年春款提前上新。

“会比2020年更差吗?”李美淑自问自答,“不会的,新的一年开始了。”

/

采 写 / 张维纳

摄 影 / 许巍魏 刘雍涛

编 辑 / 王爽返回首页,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