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信阳人在武汉39年,他的面是果湖中学师生的
家常菜资讯
四季湖北网
武汉旅游资讯
2020-12-26 16:55

一个信阳人在武汉39年,他的面是果湖中学师生的记忆

有网友告诉我,武昌清淤嘴B&Q后面兴国北路有一家富源牛肉面店,在果湖高中旁边做面26年,很多同学记忆深刻。张师傅每天凌晨3点亲自擦脸。30年来,他可谓是名副其实的老店,在水果湖排名前三.

什么鬼东西?我在青鱼嘴住了很多年,对这一带的印象是武汉“四大金刚”之一吴拆地卖地之后竖立的俯瞰东湖的摩天大楼。这是一个由人类魔法形成的大型美食沙漠,因为高昂的租金抹杀了街巷小店和小摊的生存空间,导致能进去的小店寥寥无几。

不过为了验证,周六上午还是来逛了逛店!毕竟作为一个吃货,不要先入为主!

三伏天蓝天的衬托下,有一个窄窄的小店,有一条小走道,最东边的就是我要找的面馆。

店又窄又长,五十多岁的大叔大妈们在手术台上忙碌着。一个穿着橙色短袖短裤的帅哥在门口炸面窝,油条,开心蛋糕。嗯,这是武汉一家比较好的店的场景。每一个生意流好的面馆,都要有一个炒货摊可以上。当人流逐渐上升时,在阿姨的带领下,叔叔加了牛肉香菜等。为了改变。

我要了一碗辣牛肉粉。我看着舅舅给了我一大块牛肉,足够的酸豆,我也愿意给香菜小葱增强新鲜度和色泽。还有一些油炸花生。这碗牛肉粉也不比13块钱。加一个炸焦芝麻香面盆,14.5元整。

我右手拿着这碗粉,左手拿着。我刚从锅里出来,躲在里面,吹着风扇,开着肚子吃。粉是细粉,没有武汉很多小店的塑料感。毕竟是手工制作;牛肉耐嚼,老板看了一眼说,这是本地黄牛肉;汤底是用牛骨煮的。似乎不够丰富,乍一看往往比较平淡。可能不会太辣,也不会给太多调料,所以突出了原味。想起之前网友的推荐,要多给辣椒油刺激味蕾。

晚饭后,我简单谈了一下。张师傅是信阳人。1980年,他买了一张四元的火车票,出去工作了。他不知道武汉是在北方还是南方,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我16岁初中辍学。具体来说,我是第二天放学出来的。19岁,开始做面,完全自己思考。每天都去美食街最繁华的房子里吃饭,走一条又一条街,对比一下,然后感觉到一些不同,用好的舌头感觉到味道。家里有八个姐姐,我排第六。可以说我是一个早期的大师。”

起初,他在中北路蒋英大厦(现在凯德1818对面的老菜市场门口)开了一家面馆。他自己琢磨了一下味道,在街上溜达了一圈,然后去吃任何着火的东西。他敏感的舌头引导他调和五味,把濒临倒闭的面馆给经营起来。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牛肉粉是30美分一碗,里根面是22个粮票,1美分一个。

1997年,因为拆迁,小店搬到了水果湖高中附近,靠近游泳池,叫“湖南手工米线店”,成了水果湖武汉的必去之地。

1999年,一碗素面卖一元五角。“像我们夫妻两个2: 50起床闹,早上6点卖,挣辛苦钱。”

比张师傅晚的是汉拉贵面馆。我去吃了,但是味道不好。张师傅告诉我,1994年,韩拉桂在他家门口做大馒头,经常在家吃碗面。结果他卖不出馒头。后来他转行去了水果湖附近的一家面馆,搬了几次家,最后搬到了他的

至于邓的豆皮,现在还是蒸蒸日上,但是简单的一顿饭就平庸了,豆皮也越来越平庸了。

当年的果湖菜市场可不是这样。“以前菜市场四周都是铁栅栏,像是老果湖。”还有一个姐姐说她小时候的操场没了。那是一张简陋的蹦床,但现在是“一流的装备”。还有曾经繁盛一时,突然被附近流星滑过的参差不齐的咖啡。

此外,武大三环公寓的热干面也是外国人在武汉开车的味道,吸引了周边高校的师生。这和汉口的早餐天气不一样,当地大部分人都是负责早餐生意的,味道比较好,房子也是自己的私房。不过武昌大多是外地人在武汉漂泊谋生,房租成本较高,所以味道还是差一些,但是优秀的店铺不会被埋没。

张师傅把30多年最好的时光献给了水果湖。果子湖原本是一个贫瘠的山脊,没有果实生产,但雨季来临,雨水从附近的高处流下,形成湖支,然后流入东湖。随着省政府在此落户,果子湖一举成为政治中心。一座双湖桥把水果湖和东湖连接起来,然后餐馆聚集在这里。方方说,水果湖的官员比鱼还多。虽然好玩,但一般都离不开真实。

近年来,王健林的万达开始打造楚河汉街,将欧式与楚风结合,形成武昌新地标。果湖作为原本依附于东湖的一个分支,开始连接——东湖和江城沙湖,城市季风转向。但也有不少人质疑,东湖沿岸的一些高层建筑阻挡了湖风向市区的吹袭,导致武汉的夏天越来越热,“热岛效应”越来越明显。

张师傅还记得当年的果湖是多么的生机勃勃。年轻的学生来排队,他们的青春洒在这里。他看着学生从孩子长大结婚生子。教书的老师也来排队,那些从古黑板换成多媒体教学的老师都老了。政府机关的年轻人也带着公文包或保温杯泡枸杞.时间过了,张师傅自己也被岁月添上了白发,感叹时光飞逝。

2018年2月,随着水果湖拆迁的推进,张师傅把小店搬到了青鱼嘴,在q后面一排不显眼的门面,“接手的中转店啥都没拿到,直接开,做面。”依旧是以牛肉面和热干面为主,老两口继续经营这种看似研磨的生意。

2019年,时隔39年,红油和热干面价格涨到4元,而湖南手工米线店因工商注册拒绝使用湖南二字,更多的是富源手工米线店。

“现在从武汉回信阳只要50分钟,持高铁车票80多元。”张大师感叹时代的变迁。

思念家乡更多的是对武汉的怀念。我从外地人变成了永久居民,孩子都是大学毕业的。老师傅提到的时候,充满了自豪。张师傅作为一个小饭馆老板,也在大武汉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大县城”成了“新的前线”。我等着老百姓有荣耀。

时势风云,他能做的只有好好打理这一亩地,准备这碗热干面和牛肉面。

一个粉丝的留言曾经感动过我。她说:“高中三年吃他家的粉和里根面,特别是他家的辣椒油,真的很牛逼。毕业后和男朋友一起去了很多年。每次老板都知道我下周打卡,看十年后能不能认我。”

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张师傅家每一个盛面的锅都盖着塑料袋。他说,1994年左右,武昌区卫生局进行了一次餐饮检查,对方竖起大拇指说:“老张,你的卫生做得很好!”分面如此细致的细节让人印象深刻。张师傅笑着说:“不仅如此,这些锅已经用米

我问张师傅有没有接班人。张师傅说,这几年他带出来七八十个徒弟,大多在外省;在果湖地区,有20多个,但是真的没有接班人。为什么弟子这么多?他说亲戚朋友没事干,找个活要一碗饭就教他们几招。

可惜因为这个工作太难,现在大部分都辞职了。他这么大了,继续做粉面的人很少!是他女婿,在门口炸的面窝。大学毕业后,他觉得工作意义不大。而是和张师傅开了家店,炒了面窝。几年过去了,手艺大有长进,似乎有了接班的架势!

身边的人都对这么大年纪做生意充满了敬佩。搬到青鱼口,去领卫生许可证,卫生防疫站的人说:“我去!老张!我第一天上班就认识你了。为什么现在还在做?”……

张师傅咧嘴一笑。“是的,不然,我在家闲着。等我老得什么都做不了了,夫妻就光荣退休了……”

至于为什么叫“福源”面馆,大概是张师傅“团圆快乐”的心愿吧!

补充

小文写于2019年秋,2020年冬修改。我很久没去过这家店了。看了网店新闻,上半年疫情挺过来了,店铺恢复如常。

作者:舒怀

图片:舒怀返回首页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