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博士开始迷恋古琴,并在东湖的大理村成为
网红美食资讯
四季湖北网
武汉旅游资讯
2020-12-25 16:57

越南博士开始迷恋古琴,并在东湖的大理村成为一名“钢琴家”

《看看人家》第25期

正文|范

受访者|闫

在东湖大理村,一位来自越南的医生隐居在此

2005年,他来到韩学习,因为古琴选择在韩扎根

沉迷古琴传承

从课堂古琴教学到钢琴教学

他倾其所有,以钢琴为载体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阮,华中师范大学越南籍学生

中国古代文学博士研究生

冬天的早晨,我循着航海路线,找到了藏在东湖大理村的“南天房”。《南天房》是阮的工作室。站在门前,有一股浓烈的古风味道。我在瓦型门的屋檐下看到一个黑色背景上有绿色文字的牌匾。我用铜钉敲了敲大木门,来到院子里。在三层独栋别墅的旁边,有一个小木屋和一个三角形茅草屋顶的玻璃房子。悠扬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阮正在给钢琴班的学生们弹奏的古琴辨声。

古琴,又称七弦琴、秦雨琴和七弦琴,是中国传统的弹拨乐器,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在中国古琴领域,有一句话叫“好琴者好”。

琴琴是一种用于制作精美古琴作品的工艺技术。古琴是沿袭唐代古琴手工制作的技法。分为木胎、灰胎、面漆三个步骤。每一把古琴都需要经过挑选、定型、定形、刻槽、区分、微调、固定、组合、贴合、涂木、包夏布、涂厚胎、涂中胎、涂薄胎、粗抛”制作古琴既是一项体力活动,也是一项技术活动。体力活动需要人去计划,去凿,去打磨,而技术活动需要人去知道怎么玩,才能做好。一把古琴要做两三年。”阮对说:

“中心要对准四根弦”

"用刨床刨至1.3厘米"

“槽内应光滑平整,不得有直角。”

在阮的指导下,学员们用铁锹、刨子、砂纸等工具进一步打磨坦克腹部。阮说,木胚的材质、结构和厚度都会影响最终的音形。所以阮、在做的时候会用尺子来量尺寸。和阮一起学钢琴已经三年多了。她说,做琴的过程很疗伤,很享受,很快乐。弹自己做的琴,把灵魂交给了钢琴。

阮说:“很多古琴爱好者都梦想着自己动手做琴,但做琴的过程复杂,难以实现,只能望洋兴叹。为了帮助大家实现这个梦想,‘南天房’先后开了《斫琴班》。”他希望像他这样热爱弹钢琴的人都能用上自己的琴。

午休时,阮邀我坐在画室里。走进画室,墙上各种古琴依次排列,旁边还有古琴特有的“简体字谱”。阮坐在一个灰色的布包里,谈论着古琴和中国传统文化。

阮今年70岁,出生在越南中部,定居在越南南部。中文流利,幽默风趣,喜欢中国武侠电视剧《神雕侠侣》,《笑傲江湖》,《六指琴魔》。大学期间,他在越南大学主修中文。2005年来汉留学,就读于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专业。他说:“我来汉读书的时候,从没想过会因为古琴而留下来。”

2009年是阮博士学习的第一年。阮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和同校音乐系的同学一起开始学习古琴的,因为他想代表中国老师在《汉语桥》节目中展示自己的才华。他说他喜欢一边写书法一边听古琴的轻音乐。“我在写硕士论文《苏轼诗与禅之研究》的时候,把《普庵咒》单曲循环了一年,所以当我真正接触到古琴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种我要演奏一辈子的乐器。”

在学习了两次古琴之后,阮严俊想拥有自己的古琴。但由于价格高,他在三年木工经验后决定自己动手,他的第一架钢琴诞生在宿舍楼的卫生间和留学生的公共厨房。

“因为弹钢琴需要安静的环境,而且远离闹市区,我和同学上学的时候经常骑车穿过大理村。有山有水,风景宜人,租金便宜,非常适合弹琴敲钹。”阮2015年开始在大理村做自己的工作室。除了弹钢琴和给学生上课外课,他还会在晴朗的早晨弹古琴,去东湖磨山的朱北亭欣赏湖光山色。

在古琴教学过程中,经常与学生分享他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他说学古琴是一个修养的过程,技巧可以高也可以低,但道德必须协调。“如果你真的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它将改变你的生活。”阮对说:

专注古琴11年后,阮吸引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他的学生张权就是其中之一。张权说:“当我听说一位越南医生正在大理村制作古琴时,我来拜访了他。后来我们成了朋友,现在我们是师徒。”

有人为阮,着急,对他说:十几年专注一件事。如果你试图打开市场,增加古琴的销量,你不会止步于此。阮、说:“我的工作就是把琴做好,教学生们做。这是我的使命。”

阮,说,有一次有个来访者对他说:“你能找到自己的使命,真是令人羡慕。”他说:“不是我选了古琴,是古琴选了我。儒家说君子以功为本,自生自灭;道教说道教是自然的。这些中国传统文化都告诉我们,你要做你要找的事,为你的使命做准备,总有一天你的使命会来到你的身边。和我一样,大学三年兼职做木匠。当时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做一架钢琴,但正是因为当时的基础,我才能做到现在想做的事情。”

阮、说他会一直做古琴,完成他的使命。

福利

你喜欢古琴吗?

你玩过古琴吗?

欢迎与我们分享~

小玩家将从留言者中选择10个朋友

送古琴课去听课

/

策划/李晴

写图片和视频/范

海宝/李静

美国编辑/吴兰珍返回首页查看更多